中鐵八局集團有限公司市政工程分公司

中鐵八局集團有限公司市政工程分公司 中鐵八局集團有限公司市政工程分公司

中鐵八局集團有限公司市政工程分公司LOGO

飽含清明淚,何以解鄉思

月初的清明節,項目部因為忙于施工生產,很多同事都堅守在施工生產一線崗位上,他們沒有休假,而我也是這中鐵系統里尋常的一員。但對于另外一群人他們卻不得不為此在體諒和期盼之間矛盾,他們是家中的老人,愛人和小孩,他們渴望陪伴、期盼團圓,但有時候偏偏就是不能。離別總是痛苦的,大概久居異鄉才使牽掛變得越加濃烈,任何一個有愛的家庭應該都是這樣吧。但正是因為這樣才讓我看到了滿滿的正能量,我看到的是那種情到深處的理解與包容,而不是責難和離棄;是那種先國家后小家的責任與情懷,而不是自私和逃避。

不知不覺我進入中鐵打拼已快三年,然而三年的背井離鄉算不得長久,只是無意間父母深邃的額頭讓我措手不及,他們當年的黑發已被歲月染了個花白。歲月真是不饒人,曾經那個無知的少年也已懂得父母那些年為了柴米油鹽面朝黃土背朝天的不易。感謝父母的偉大,沒有這份偉大就沒有此時此刻成長成人的我,有時候不追求別的,就想在父母身邊好好盡孝,生怕子欲養而親不在的那天一不留神就來了。

并非心隨人愿,逢年過節回家想多待兩天,父母卻總是先問我什么時候上班,還沒到日子就催促著我趕緊去上班,其實他們知道市場競爭日益激烈,他們懂得優勝劣汰的道理,他們渴望陪伴但他們更不想自己成為子女的負擔,他們希望自己的子女能有好的表現能專注事業,他們希望自己的子女能挑大梁做對社會有用的人,他們希望自己的子女日子過得越來越好有朝一日能榮歸故里。雖然回家時間少,但我每周會給父母打個電話,其實每次也沒聊些什么,就是想知道他們都安好。但電話那頭父母很多時候不等我開口,就先告訴我說他們過得很好,讓我不用擔心家里,讓我好好工作,讓我多學多看多請教,讓我沒事少回家,有事打電話。其實他們是不想我一心二用,也不想我經常一往二返的過于破費,他們想讓我存錢,他們知道我將來花錢的地方還很多,他們愛的很無私很偉大。只要我過得好他們就很滿足,他們就很欣慰。

清明節是祭祖和掃墓的傳統節日,想想爺爺過世的時候我正在讀大學,當我得知這份從小到大的愛突然沒了的時候,眼淚是跳出去的,每每想到這里我的心還陣陣作痛。爺爺一輩子脾氣硬,父母說從未見過他落淚,但因為我,他這輩子算是落過兩次淚。一次是在我高中生病需要做手術的時候,爺爺那時年老多病,兩腿骨質疏松又有嚴重風濕,站立一會兒就很難受,父母怕他擔心就瞞著他,他得知我需要動手術硬是要拄著拐杖到醫院看我,父母擔心不讓,爺爺一下就哭了,爺爺責罵父母欺瞞他,說出自己還沒死的氣話。父母攔不住只好扶著他到醫院來看我,那時的縣醫院沒有電梯,爺爺要上五樓來看我,記得父母進我病房的時候已滿頭是汗,后來才知道是因為攙扶爺爺上樓的原因。爺爺杵著拐杖探了個頭進來,我看到他都驚訝了,不知道爺爺上那個樓梯花了多少功夫,他啥也沒說只是在病房門口站著看了我一會兒,突然見他眼紅了,我正想說點什么,他卻轉身走開了,他后來也沒有進我的病房,只是遠遠的看著我,我知道爺爺愛我勝過愛惜自己。還有一次是我大學升學宴的時候,爺爺要去飯店但走不動,父母想讓他在家里等著送飯回來,爺爺不肯起身一個人拄著拐杖就要走,大人拉著他更怕他摔著,這一次他當著我的面哭了,一個八十多歲的老人哭得像個小孩子,我當時特別心疼,小心攙扶著他去了飯店。

我和爺爺感情很深,爺爺在世的時候,他腿腳不便后出門總喜歡把手放在我肩膀上,我就是一個會移動的拐杖,爬坡下坡我都很小心,深怕爺爺扶不穩摔倒了,一老一小、一前一后總讓旁人覺得溫暖。后來我大學還未畢業爺爺就離開了我,如今想盡孝卻望墳頭草,再想彌補點什么卻是手足無措,人生短暫幾十年,不能床頭盡孝總是一種遺憾。幸好父母都健在,所以每當傳統節日的時候我都想回家看看,生怕再經歷那種只能感嘆來不及的痛苦。但父母始終是站在子女角度思考問題的,他們想讓子女過得體面,他們可能就是希望看到自己的子女能有“孩兒立志出鄉關,學不成名誓不還”的志氣吧。我不想違背父母的意愿,雖然此刻的我還只是一個兵,但我已能夠照顧和養活自己,不讓父母再操心,盡最大的努力成為父母心目中的驕傲,這樣也許也是一種盡孝吧。

清明自有飽淚,但身為新時代下的中鐵兒女骨子里傳承了祖輩的血性,我們有淚不輕彈,在祖國的發展之路上,我們敢于創造天下誰人不識君的偉大工程!清明自有鄉思,但舍小家為大家的奉獻,識大體顧大局的品性無不讓人感動,由此相思也未嘗不可!然而與此同時,我們真的更應該懂得珍惜那些血濃于水的愛,用心感謝他們無條件的理解與包容。

 

上一篇
下一篇執子之手 與子偕老——致我家先生的一封家書
X

中鐵八局集團有限公司市政工程分公司

三中三资料平码2019